若小曦~~~~

旧文补在爱发电,id跟lof同名,有问题先看置顶。

  我发现一三五七都很肝,但是二四六就不太行,跟有魔咒一样。

  

  


总裁的小助理【下】

  【本章4400+

  

  

  邱裕动作熟练的牽起领带的一角,然后轻轻一扯,就把领带给扯开了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全文搜索若曦就是若小曦,在这一条的评论区。

  

  
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彩蛋是1600+的隐藏结局,只需要一张粮票就可解锁。

第五十七章

  揍了么app携诚为您服务

  

  “打起来Ⅰ舒服Ⅰ不舒服不知道,但是的确很欠Ⅰ揍。”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全文搜索:若曦就是若小曦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彩蛋放了一段隐藏结局,+一个小揍跟经理的彩蛋(两人第一次做Ⅰ),只需要一张免费粮票就可解锁。

  

  多多留言多多点赞,热度高更的快,热度低那就看我心情了。

  凑个热闹,秋天的第一杯奶茶。

  

  


第五十六章

  揍了么app携诚为您服务56

  

  

  记得先赞后看。

  

  记得多留有意义的评论。

  

  最近为什么不太想更新呢,原因你们自己想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皮拍有大半个手掌那么宽,储蔚旭粗略看了一眼,心里估计着这个大小宽度,大概三四下就能把他的靐屁靐Ⅰ股Ⅰ照顾个遍了。

  

  他还用指腹在皮拍边缘的地方稍微比划了一下,倒是不算厚,打在Ⅰ屁Ⅰ股Ⅰ上应该不至于太痛吧。

  

  郁秋航神情淡漠的看着储蔚旭拿着皮拍认真思考的样子,脸上没有丝毫多余的表情,不过心里却暗暗觉得小孩这模样挺可爱。

  

  所以郁秋航没有第一时间催促他。

  

  大概过了两分钟后,郁秋航这才开口,“这么喜欢这个皮拍,拿在手上都舍不得放开,要不要我每天用它揍你一顿。”

  

  “不……不要。”储蔚旭被郁秋航的话给吓到了,连忙把手中的皮拍递到郁秋航手边,“航哥,给。”

  

  郁秋航看了一眼面前的黑色皮拍,却并没有马上接过来,反而问道,“给我做什么?”

  

  储蔚旭被郁秋航这话问的愣了一下,刚刚明明是郁秋航让他自己选工具的,选了工具当然是给郁秋航,然后让他揍自己的Ⅰ屁Ⅰ股Ⅰ啊。

  

  储蔚旭心里这么想着,然后本能的抬头去看郁秋航的表情,可是对上了也只是郁秋航冷漠疏淡的神情,哪里看得出其他情绪来。

  

  郁秋航这样的态度让储蔚旭一时间有些不安,手指不由的拽紧了手中的皮拍。

  

  上好的皮革表层都被他的指尖划上了一道浅浅的痕迹。

  

  大概是储蔚旭的沉默让郁秋航很不悦,他伸手在储蔚旭的左边脸颊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两下。

  

  不太疼,但是储蔚旭的左脸瞬间就起了一层浅红,左脸颊上的Ⅰ肉Ⅰ还小幅度的Ⅰ颤了下,看起来有几分可怜。

  

  尤其是配上储蔚旭那迷茫的小眼神,就跟只受惊的小白兔一样,让人恨不得抱在怀里哄哄。

  

  只是郁秋航面冷心也冷,丝毫不为所动,只是道,“先前是说话结巴,现在是连话都不会说了吗?”

  

  储蔚旭这才从郁秋航刚刚的举动里回过神来,知道他是不满意自己刚刚没回答他的问题,只好小声说道,“给航哥打。”

  

  “打什么?”郁秋航故意问道。

  

  打什么还用问吗?储蔚旭在心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句,他觉得航哥就是故意羞他,只是哪怕他有证据,也不敢说出来。

  

  而郁秋航的问题,他就更加不敢不回答了,只好继续小声说道,“打Ⅰ屁Ⅰ股。”

  

  “打谁的Ⅰ屁Ⅰ股Ⅰ,好好说话说完整,不要跟我挤牙膏。”郁秋航的语气带着明显的不满。

  

  储蔚旭吓了一跳,反应过来后也顾不得羞,连忙继续说道,“请航哥用皮拍打我的Ⅰ屁Ⅰ股Ⅰ。”

  

  大概是害怕郁秋航生气,说这句话的时候,储蔚旭还故意加重了音量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彩蛋放了一个隐藏结局+一个小揍跟经理的彩蛋,只需要一张免费粮票就可解锁。

  

  就是大家小时候有没有做过比较傻的事。

  

  让我先来说。

  

  因为小时候着实有点笨。

  

  第一件:

  

  我外婆家跟舅舅家是分家了的,但是两家住的不远,所以我每次去我外婆家的时候,就会时不时去舅舅家里玩。

  

  因为我吃肉只吃瘦肉嘛,我舅舅舅妈就喜欢给我夹瘦肉放我碗里。

  

  舅舅家有个表姐,比我大六岁多,她就会经常来一招:快看,那边是什么。

  

  然后我看过去,什么都没有。

  

  等我再回头的时候,碗里的肉也没有了!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第二件:

  

  

  事件的主角还是这个表姐。

  

  就是在舅舅家的时候每天晚上等剧嘛,那时候电视好像是周一到周五两集,周六一集,周日没有。

  

  但是我不知道。

  

  所以一连看了几天两集的电视后,我表姐就问我:我们来赌今天晚上几集吧,要赌钱哦。

  

  我信誓旦旦的:两集。

  

  然后我输了,钱也没了。

  

  如果我猜对了,我表姐就会:你确定?真的吗?不改了?输了别怪我?最后给你一次机会,改不改?

  

  本来很确定的我就会在她一连串的问题中把正确的答案改成错误的。

  

  最后结果,钱再次没了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第三件:

  

  

  故事事件是另外一个表姐跟表妹。

  

  这两个是姐妹。

  

  她们爸爸是我外婆最小的儿子,是我幺舅,平时在外地,所以每次回来都住外婆家。

  

  幺舅他们一家很难回来,每次回来都会给家里的孩子发钱。

  

  每次一发钱,这家表姐表妹两个就叫我打牌。

  

  好像叫凑十四。

  

  两张牌凑够十四点就行了,具体玩法我已经忘记了。

  

  而且我是真的很少玩,他们给我说了规则,我还是不怎么玩的明白。

  

  所以最后的结果,才发的钱输没了。

  

  然后她们两个就拿赢我的钱去买吃的,自己的钱留着。

  

  等着家里长辈问钱还在不在的时候,她们的钱还在,只有我一个人的钱没了。

  

  然后他们就会说我存不住钱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可怜我一分钱没花,还要得一个存不住钱的标签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宝贝们,吃午饭了!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又麻又辣的凉皮凉面!

  

  


  香香的春卷!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必不可少的辣椒酱!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饭后小酥饼!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再来一瓶可乐!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
七夕番外之走后门

  【全文3800+】

  

  

  七夕节该怎么过呢?

  

  当然是上午去逛街,然后买买买。

  

  下午的时候去剧场,一边吃着美味的爆米花,一边看着你浓我浓情的爱情偶像剧。

  

  晚上的时候再来一场浪漫的烛卝光晚餐。

  

  等到夜幕降临回家后,再来一场把身心都交给彼此的游戏,就可以为这一年一度的七夕节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了。

  

  关于七夕节的规划,习悠是从一个星期前就开始计划的,只是计划始终赶不上变化。

  

  七夕当天早上,习悠已经换上了他早就准备好的情卝侣小西装,可是珂平却突然接到公卝司电卝话,有一个单子必须要他出面解决才能行。

  

  所以已经准备出门约会的两个人,因为珂平公卝司临时有事,不得不含泪提前结束。

  

  珂平看着旁边苦瓜脸一样的小孩,温柔的揉卝揉他的脑袋,轻哄道,“小悠乖,哥卝哥尽量早点回来陪你。”

  

  “嗯,哥卝哥去忙吧。”习悠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,原本活力满满的小孩当即就焉吧了,说话都有气无力的,看的珂平也有些心疼了,孩子为了这次的七夕规划了好几天了,这事珂平是知道的。

  

  他把焉吧的小孩抱在怀里,很想卝做一回昏卝君,“要不哥卝哥不去了。”

  

  习悠一听这话,刚刚还焉吧的情绪立马消失不见了,急的忙摇头,“不不不,哥卝哥还是去吧。”

  

  “不能打扰哥卝哥工作。”

  

  习悠说完,又补了一句,“再说了,不就是七夕节嘛,没关系的,因为只要跟哥卝哥在一起,每一天都是七夕。”

  

  不得不说,习悠这话是真取Ⅰ靐悦靐Ⅰ到了珂平,他脸上的表情以肉卝眼可见的速度更加温和起来了,然后拍了拍习悠的脊背,“小悠真乖,那哥卝哥先走了。”

  

  习悠扁着小Ⅰ嘴Ⅰ轻轻抱怨一句,“哥卝哥就只会口头夸夸。”

  

  也不知道付出实际行动奖励我。

  

  这句话习悠只在心里嘀咕,并没有说出来,不过珂平却看出来了,宠溺的敲了下习悠的额头,说道,“奖励你,等回来打你Ⅰ靐屁靐Ⅰ靐股靐Ⅰ。”

  

  习悠小卝脸有点红了,哼哼着抱怨,“这哪里是奖励啊。”

  

  

  话虽然这么说,不过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丝毫抗拒的意思,看样子明显是乐意的。

  

  大概是出于不能陪小孩过七夕的愧疚,珂平并没有揭卝穿小孩的口是心非,只是说道,“公卝司门口对面半公里的地方有一排柳树,回来的时候折一根柳枝。”

  

  折一根柳枝用来做什么,两人都心知肚明。

  

  习悠有些紧张的问了一句,“哥卝哥,随便折柳枝,会不会说你损害公物?”

  

  柳树也算是公物吧。

  

  “不会。”珂平笑着说道。

  

  习悠一听放心了,然后小声说道,“那……那哥卝哥多折几根。”

  

  柳条又细又韧,挨过的都说很酸Ⅰ塽,习悠早就想试试了。

  

  “好。”珂平带着笑意的说了一个字,又揉了一把习悠的头,然后就楚门了。

  

  等到珂平离开后,习悠又恨恨的吐槽了一下珂平那不做人的公卝司,不带这么不做人的,气的习悠恨不得立马把公卝司给收卝购了。

  

  当然,这只是想想罢了。

  

  不过无聊是真的无聊,总要找点事情做做。

  

  突然,习悠灵光一闪,然后打开我圈交流群,编辑了一条消息:嗨,大家好,小悠崽的七夕陪卝聊小店开业了,新店开业,所有顾客一律八折,陪卝聊一分钟只要四块钱,每人限购五分钟哦,先到先得,赶快行动起来吧。

  

  大概是这消息内容挺有趣的,所以消息一发出来,凑趣的人还挺多的,习悠聊的也挺快活。

  

  嗯,反正哥卝哥不在家,那就苦中作乐吧。

  

  有事情做的确过的很快,等到习悠因为长时间打字而觉得脖子疼的时候,一看时间,快四个小时过去了。

  

  再一感觉,肚子也发出抗卝议了,于是习悠火速点了份外卖,再等待外卖到来的时间里,习悠又接了三个陪卝聊人物。

  

  等到外卖到了,他匆匆的吃了几口,就又开始了他的陪卝聊大业。

  

  等到珂平回来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,那时候习悠还正跟他的“顾客”们聊的热火朝天的,连珂平回家,已经进屋了都没发现。

  

  所以珂平一回家,看到客厅没人,就直接去了卧室,卧室里习悠悠闲的趴着,一双脚悬空的晃来晃去,看起来别提多悠闲了。

  

  珂平也没打扰习悠,就站在他旁边看着,只是习悠大概是真的太入神了,哪怕珂平就站在他旁边,一时间也没发现。

  

  直到当前的“顾客”陪卝聊五分钟结束后,习悠才高兴的说了一句,“欧耶,又结束了一单。”

  

  “这么高兴?”珂平看着高兴的眉开眼笑的习悠问道。

  

  习悠没反应过来,下意识回答道,“那当然……啊哥卝哥!”

  

  习悠一下子就跳了起来,高高兴兴的扑到珂平怀里,语气是发自内心的兴卝奋,“哥卝哥,你回来了。”

  

  “嗯,回来了。”珂平应了一声,任由习悠抱着自己。

  

  等习悠抱了好一会儿,珂平这才推开习悠,问道,“玩什么,这么高兴。”

  

  啊这……

  

  这是能说的吗?

  

  习悠小卝脸瞬间皱成了苦瓜脸,含糊其辞的说道,“也没……也没什么,就是,就是跟大家聊聊天。”

  

  “有偿聊天的那种吗?”珂平问道。

  

  得了,一听珂平这话,习悠就知道,自己在我圈群里的壮举被他哥给知道了。

  

  习悠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珂平的表情,然后试探着认错,“哥卝哥,我错了。”

  

  “这有什么错。”珂平笑道,看起来的确不像生气的样子。

  

  紧接着就挺珂平继续说道,“小悠都知道赚卝钱了,不错。”

  

  “我身为卝哥卝哥,肯定是要支持一下的,这样,我也定五分钟的陪卝聊业卝务。”

  

  “啊?”习悠下意识啊了一声,不知道他哥这是什么意思。

  

  珂平没给习悠解释他到底想卝做什么,只是问道,“想Ⅰ跪Ⅰ着,还是Ⅰ趴Ⅰ着?”

  

  “陪……陪卝聊也要摆姿卝势吗?”习悠傻乎乎的问了一句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彩蛋是1600+的隐藏结局,只需要一张免费粮票就可解锁。

  我也更新了!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
宝贝们!




今天本来是有悠崽的七夕番外的!!



但是我真没想到会玩的这么晚,这么累,还这么困。



所以我含泪决定,让悠崽明天再过七夕节了。




不过虽然今天是写不出来了,但是我可以把标题告诉你们,让你们仔细品味一下。



标题就叫《走后门》。




怎么个走后门,自行体会。





宝贝们明天见啦~~~~